中国珠宝首饰网
您的位置:珠宝网 > 传奇

寻找"玉石之路"

巫新华

上一篇:珠宝映照美人脸(30) 下一篇:珠宝映照美人脸(31)



点击查看全图
图片播放器 | 更多精彩美图 | 点击查看全图
“丝绸之路” 是举世闻名的,但人们并不知道“丝绸之路”的前身是“玉石之路”。事实上,“丝绸之路”上最早出现的货物既不是丝绸,也不是瓷器,而是和田玉。“玉石之路”至今已有6000多年的历史,温润的和田玉从我国的西北绵延不绝地向中原传送,至今仍然如此。为了揭开深藏在“玉石之路”背后的奥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的专家深入昆仑山深处对和田玉的原产地——白玉河源头进行了考察,从而揭开了自古以来就闻名遐迩的和田美玉的诸多秘密。


   “玉石之路”以新疆和田为中心

  “玉石之路”考察的重要性并不是人所共知,但对考古学家来说,却是意义非凡。大量文献记载,中国古代用玉主要来自“昆山”,即今新疆和田一带。近百年来大量出土的古代玉器,发掘者和研究者也多认定是和田玉。近年对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所出玉器的化学分析,也证明了这一说法。中原诸多史前文化中所发现的玉器来自大西北的“昆山”,这一结论如果成立,将说明早在数千年前,中原和西域就存在文化交流和接触。无疑,揭示和弄清这种交流的情况,对认识中华文明的形成和演化有着重要意义。不过,目前古玉来自“昆山”这一结论主要是根据传统玉器鉴定经验和通常的化学分析手段得出的,并没有经过科学、全面量化的标准来检测或加以验证,因而这一结论的可信程度多少受到人们的质疑。
  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是建立和田玉的鉴别标准,即“古代和田玉检测标准数据库”,以此来准确、科学地鉴别出土古玉器的原料出产地,最起码鉴别出是其否为和田玉。建立数据库有两个程序:首先在新疆和田玉出产地广泛采、买样品,考察古代采矿点和古代交通路线;然后在中国地质科学院检测所或其他具备检测条件的单位进行检测、分析,并取得数据。
  2002年5月初,为建立这套数据库而组织的“玉石之路”科学考察正式启动。贯穿东西的“玉石之路”也被称为“昆山玉路”、“和田玉路”,是与“丝绸之路”相对而提出的。它以新疆和田为中心,向东西两翼运出和田玉。经塔克拉玛干沙漠通道,沿河西走廊或北部大草原向东渐进到达中原地区,向西据说在巴格达也发现有和田玉。根据目前的研究成果推断,这条向东运输玉石的“玉石之路”早于张骞出使西域“凿空”的“丝绸之路”数千年,同时也是后者的基础。“玉石之路”可以说是早期沟通中西贸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汉代已经开始在昆仑山开采玉了

  这条通道很早就见于中国古代文献记载,如《穆天子传》中有关于周代穆天子西征“攻其玉石,取玉版三乘,玉器服物,载玉万只”的记述。我国近代地质学家章鸿钊先生也注意到这个问题。考古材料中有确切鉴定结论的是殷墟妇好墓,墓中发现了大量和田玉,这使我们确信至少从商代中晚期开始就有大量和田玉涌入中原。另外,甘肃、青海地区齐家文化诸遗址出土的和田玉,以及其他越来越多的材料表明,很可能在史前时期(距今6000-5000年前)就已形成了这条从和田出发向东运输玉石的路线。
  经过漫长的历史选择,和田玉从众多玉材中脱颖而出。至迟在秦汉之际,和田玉成为公认的“真玉”,中国玉文化开始进入以和田玉为主体的时代。之后玉更被儒家赋予“德”的内涵,成为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丝绸之路”兴起后,运往中原内地的玉料更是络绎不绝,玉器同时也是丝路贸易的重要内容。历代中原朝廷均通过受贡和贸易的途径获得和田玉,而在乾隆二十五年之后,回部每年贡和田玉达4千斤,使清宫廷用玉达到了空前浩繁的局面。
  此次“玉石之路”考察分山玉矿点、白玉河子玉原生地和玉石之路路线考察3部分。
  昆仑山自古产玉,驰名遐迩的和田美玉就蕴藏在塔里木盆地南部的昆仑山(包括阿尔金山)北坡。在古代,高大雄伟的昆仑山被认为是“万山之祖”,受到人们的顶礼膜拜。传说它是中华民族的先祖黄帝居住之地,山上有壮丽的宫阙、奇花异木、珍禽怪兽、令人长生不老的灵芝仙草和神泉,还有帝王、神仙食用的宝玉等等。这些神奇传说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虽说昆仑山长不过1200多公里,但是7000米以上的高峰就有5座之多,是世界屋脊之一脉。
  中国开采山玉已有相当长的历史。《史记》记载昆仑山“其山多玉石”,《汉书·西域传》记载“莎车国有铁山,出青玉”,说明汉代已经开始在昆仑山开采山玉了。一般而言,上山采山玉远比下河拾子玉难,因为山玉分布在海拔3500-5000米以上的昆仑山雪山之巅,交通险阻,高寒缺氧。史籍中也曾记载古代采山玉之艰险:“越三江五湖至昆仑之山,千人往,百人返,百人往,十人返”。但即使如此,上山采玉探宝者一直大有人在。 阿拉玛斯矿以盛产白玉而著称
  和田玉料样品必须具备广泛的覆盖性,其中古代玉矿是重要内容之一。我们要清楚地知道古代和田玉的具体产地,有无今天可确指的玉矿存在。另外,古代采玉人和采玉部落、和田玉贩运者,以及古代和田玉东西向运输贸易的路线等,也都是我们关注的问题。
  目前已知的原生和田玉矿床和矿点有18处。为确定目标,我们先对文献记载的采玉地点进行排查。清代以前史籍记载较为笼统,没有指明具体矿山,而清代较为详尽记载的采玉矿山则不少于6处,分别是塔什库尔干县大同玉矿、叶城县密尔岱玉矿、皮山县康西瓦玉矿、于田县阿拉玛斯玉矿、且末县塔特鲁克苏玉矿、且末县塔什赛因玉矿等。这些矿山上均有古代采玉矿坑及采玉人的活动遗迹,而其开采年代并不局限于清代。
  这些玉矿中,以阿拉玛斯玉矿和密尔岱玉矿规模最大且开采历史久远,因而成为我们重点考察的目标。
  阿拉玛斯玉矿开采的起始年代文献中没有明确的记载,我们现在仅知该矿从清代乾隆至道光年间持续开采,道光以后停采,之后玉矿位置渐渐湮失。1904年,当地猎人托达奎追寻受伤黄羊时,在倒毙于深山绝壁的死羊旁边意外拣到两块羊脂玉,并卖得好价钱。由此,阿拉玛斯玉矿又被重新发现和开采。
  以盛产白玉而著称的阿拉玛斯矿位于于田县东南柳什塔格深山中,海拔4500米,空气稀薄,气候寒冷,交通困难。今天,越野车也只能够从于田县城东南行80多公里经阿羌乡和另外一个自然村落到达柳什村。“柳什”又作“流水”,这一地名的出现是因人文环境变化所致。柳什原名实际是汉语“玉石”的当地居民语音音转,这说明早期开采阿拉玛斯玉矿的人为汉族,后来又根据当地维吾尔语语音转写为汉语“柳什”或“流水”。目前,柳什也是于田玉石矿转运站所在地,除阿拉玛斯之外其他4个玉矿也均由此前往,是采玉人的必经之地和最后补给地。
  从“流水”前往阿拉玛斯矿山要翻越两座大山,行程约40公里,全部是崎岖的驮运山道,古今交通工具都以驴为主。上矿骑驴要用2天,返程只用1天。古代采矿主要用铁钎、铁锤等工具凿撬,工作强度极大。古文献记载有“火攻”采玉,经我们实地考察,发现此处根本没有可能。因为玉石原生矿所在地绝无可能提供大规模燃烧所需的草木,连采矿工人的生活燃料都需要从“流水”带上来。再者水源距矿脉所在地较远,这也是采用“火攻”法的一大障碍。



   赛迪库拉木河将以青玉出名

  结束阿拉玛斯玉矿的考察返回流水村,于田玉矿安举田矿长介绍说,当地村民改土造田时曾发现过陶罐和人骨。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我们随即对现场进行了调查,确实发现不少散置在山坡上的人骨和打碎的陶器。
  这处古墓葬所在地是从于田绿洲前往各玉石矿的必经之路,可以说是于田南部昆仑山古代采玉人无从回避的地方。从克里雅河下游圆沙古城(时代下限为西汉末年)、喀拉墩古城(时代为东汉至魏晋)遗址都普遍发现加工使用过的山玉残片等情况来看,阿拉玛斯等玉矿的开采时代可能早至汉代。
随后我们又查看村民家中收藏的陶罐。出土陶器的纹饰均为刻画纹,是新疆地区迄今尚未发现的新类型。更为奇特的是,这种刻画纹饰竟然与西藏曲贡文化类型极为相像。参考曲贡文化的年代,以及柳什古墓葬现场的其他文物特点,我们估计该类型陶器的年代可能在距今2000年前。准确的年代数据和这种古文化所代表的人种情况,以及这些人是否是当年的采玉人等问题,还有待根据相关的碳14数据和进一步的考古发掘资料才能做出评判。
  2002年7月12日,我们又一次赶往流水村。在结束对古墓葬复查之后,前往与阿拉玛斯矿仅一山之隔的赛迪库拉木玉矿考察,主要目的是调查阿拉玛斯山峰两侧玉矿的异同。虽然只是一山之隔,前往的道路却完全不同,可以说是反其道而行之。
  路途没有到阿拉玛斯矿那样的险峻达坂,然而一川石头大如船,骑在驴背上,俯仰于卵石奇多的山谷河床,滋味并不比前者好多少。由于反复渡河,毛驴低矮,河水湍急,骑在驴上的人时不时与驴一同浸入水中。山风吹来,令人瑟瑟发抖,加之长时间骑乘而导致的全身骨节疼痛,使我们对古代昆仑山采玉人的艰难,感同身受。
  赛迪库拉木玉矿开采至今,所出品质最好的玉石是青白玉。我们考察时发现山上有崩落下来的白玉矿苗,说明这里应该有白玉蕴藏。此处的青玉与阿拉玛斯矿相同,虽常见大块者,但根本不入采玉人法眼,开采时与白玉同出的青玉都被随意丢弃在山谷溪流之中。长此以往,不出子玉的赛迪库拉木河将来可能会以青玉出名。



     寻找蛇纹石玉矿

  返回时途经科克塔拉(维吾尔语意为“绿色的山”)山口,同行的安举田矿长介绍说,科克塔拉山谷中有蛇纹石玉矿,颜色齐全,品质上好。
  这是最让我惊喜的消息。因为我国出土的秦汉以前的古玉中,有相当数量的是蛇纹石玉。对于这些玉料的来源,学术界通常认为是在内地,与西域关系不大。但在2001年我们做和田玉矿点预察时,就留心到新疆昆仑山出产和田玉的所有地方均伴生有蛇纹石玉,当地人称为喀瓦石。“喀瓦”在维吾尔语中是“葫芦”之意,引伸意为“笨蛋”。因为蛇纹石玉与和田玉从外表看多有相似之处,然而品质相去甚远,价值更不能同日而语,故而名为“葫芦石”,喻指其不如和田玉珍贵。
  在此次考察之前,我们就一直关注新疆昆仑山蛇纹石玉的储量与分布情况,及其与蛇纹石古玉可能的联系。我们当即决定改变行程,寻找蛇纹石玉矿。
  从科克塔拉沟口进山,景色变得出奇的美丽,赶驴的脚夫介绍说这里是克里雅河上游山谷最好的草地,并一再建议在这里休息一天再返回。驴行1个小时后,沿途南侧山体上可以明显看到三道蛇纹石矿脉。山体相对高度约300-400米,矿脉宽度约在30-50米之间,每条矿脉相距约50-60米。在山脚溪流、沟谷中,满眼尽是崩落下来的蛇纹石玉石块。
  经过粗略估算,科克塔拉蛇纹石玉矿储量当有数十亿吨,其开发利用前景相当广阔。这种储量的蛇纹石玉矿的发现,促使我们提出这样一个学术假设:最早昆仑山玉石东进时除和田玉外,还应该有蛇纹石玉和其他美石。在和田闪石玉被作为“真玉”确定之后,蛇纹石玉才退出竞争,逐渐沉寂下来。鉴于新疆昆仑山地带蛇纹石玉的普遍存在与方便取得,我们推断,中国秦汉以前的蛇纹石玉器中,很有可能有部分玉料是来自西域。 羊脂玉的价格在飚升
  2002年6月,我们进行了更为重要的白玉河白玉来源考察。中国历史上相当长时期使用的上等和田玉均来自和田的两条河,即以出产白玉而享誉世界的玉龙喀什河(俗称“白玉河”),及以出产墨玉、青玉著称于世的喀拉喀什河(俗称“墨玉河”)。这两条河流均发源于昆仑山主脉的北坡,在昆仑山北部的山间纵谷中流动一段距离,又向北切穿昆仑山最北一道山脊进入塔里木盆地。在盆地中并行北流约160公里,在科什拉什地区汇合成和田河。
  和田绿洲就位于两河出山之后的广大冲积扇上。通往绿洲的古今河道及由此上溯,都是采、挖河玉的上佳场所。白玉河考察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搞清白玉河所出子玉(俗称羊脂玉)、山流水(指原生矿石风化剥落后,顺河水而迁徙到河流上、中游的玉石)等玉料的来源和相关开采情况。
  6月22日,考察队到达和田。第二天,我们便前往墨玉河山口附近的著名采玉村落——乌鲁瓦提,调查墨玉河采玉情况。
  乌鲁瓦提村是地扼墨玉河河谷南进昆仑山的惟一通道。这是一个自然村落,村民从两三岁的孩童到80岁的老翁,都会识别玉石。村民全年的活计除了管理少许农田、果园之外,就是分季节下河捞玉和进山到人迹罕至的幽谷深沟去找玉。找到的玉石就地卖给村里贩玉的人家。
  在玉贩家中可以看到杂色青子都随便堆放在庭院内,价钱很便宜,1公斤不过几块钱。贵重的则收入屋内,像成色好的几块墨玉,开价都在1公斤几百元至千元之间,而块大、质优玉料开价更高。
  我们来村里的时候正好是杏子成熟的季节,进入每一户人家看玉,都可以先享受到甜杏的招待。为研究课题的需要,我们选了数十公斤一般青子做样品,经向导讲价,以20元人民币就成交了。
  6月24日,我们离开和田市沿白玉河上溯,开始了又一次昆仑山之旅。过白玉河大桥南行约30公里,河东岸有一处名为库马特的三级阶地,数台推土机正隆隆作响地推开地表10几米的沙土覆盖层,以便揭露古河床卵石层,目的自然是寻找羊脂玉。
  和田玉按颜色不同可分为白玉、青玉、墨玉、黄玉四类,白玉是和田玉中特有的高档玉石,并可再细分为羊脂玉和青白玉。羊脂玉因色似羊脂而得名,质地细腻光润,是白玉中最好的品种,产量十分稀少,也极其名贵。这些年来,随着羊脂玉价格的飚升(由20世纪80年代末期1公斤数百元涨至数万乃至10数万元),人力工具所及的古河床已经被翻遍了。为了追寻更多、更大的子玉,人们开始动用大型挖土机械,将已经被历代找玉人挖过数遍的裸露干河床继续下挖直至生土层,于更新世古河床卵石层寻玉。


          
     斯坦因考察白玉河时曾被迫改道

  库马特在维吾尔语中是沙丘通道之义。这里古称胡麻地,为沿白玉河南进昆仑山的重要路口。胡麻地一称在和田绿洲有多处,都是白玉河故河床,也是前人和今人挖玉的主要场所。
  我们沿下切很深的白玉河河床继续上行约60多公里。河流所经的峡谷两岸壁立,不仅机动车无法沿河岸行进,甚至连人徒步行走也十分困难。1914年,英国探险家斯坦因考察白玉河时,至此被迫改道。我们也不能例外,按既定计划沿布亚煤矿公路转向东南前往喀拉喀什乡。
  根据预先的调查,我们知道白玉河上游产玉点目前有3处,其中奥米夏玉矿和尼萨玉矿均无出产白玉的历史,只有位于黑山的阿格居改地段古来就是找玉人拣拾白玉的宝地,它自然而然成为我们的考察目标。
  3个矿点分别位于喀拉喀什乡的东南、西部和西南。喀拉喀什在维语中意为玉石,但这不是它的本名。它原名皮夏,“文革”期间改为火箭公社。1980年夏季,因为在黑山阿格居改溪流中发现一块1000斤重的羊脂白玉,而改为现名。由喀拉喀什前往黑山阿格居改没有公路,只有牲口驮道,用于骑乘、运输的都是毫不起眼的毛驴。
  6月25日,考察队一行16人和40几头毛驴组成的一只浩荡的队伍,踏上了昆仑山千年驴道。在陡峭的之字形小道上历经10个小时的跋涉,展现在眼前的便是云雾中白玉河与通往黑山村和阿格居改冰川的汗尼拉克河的汇合点。队员们迫不及待地从驴背上翻落下来,舒展无处不痛的筋骨,联想到前程和返程,无不心生惧意。
  我们已能眺望到远处绿点似的黑山村。1个世纪前斯坦因曾来此探险,因黑山村山民刁蛮,加之环境险恶,结果铩羽而归。想到我们将是第一支进入白玉河白玉原生矿床所在地的考察队,大家又鼓起了勇气,并高喊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从这个汇合点再向上的白玉河流域没有玉石产出,只有金矿。由此基本断定白玉河的白玉主要来源于汗尼拉克河。
  到达黑山村,村委会安排我们住在学校。由于途中有队员摔伤,考虑到前面路途的艰难程度,考察队决定精简队伍,留下部分人员护送伤员返回黑山村做考古、人文调查。



     羊脂玉与冰川的关系

  汗尼拉克在维吾尔语中是“帝王草场”之意。又是一天12个小时的驴程。晚8点,我们到达计划中的营地——汗尼拉克草场最南端喀尔布拉克,即雪泉。阿格居改冰川所在的雪峰就在眼前,肃穆壮观。从这里再向南,海拔高度急剧上升,驴也上不去。明天,只能步行登山考察。
  当天沿途的考察说明,汗尼拉克河所有支流都不出产玉石,这样我们追寻的白玉原生矿应该是在源头了。汗尼拉克草场不枉拥有帝王草场之名,确实十分肥美富饶,不过,此时谁也无心,准确地讲是无力欣赏。营地所在海拔为4100米,许多人高原反应强烈,这其中包括多次上过青藏高原的人。惟一的解释是这里处于青藏高原的北缘,空气不仅稀薄,而且流通不畅。扎营、用卫星电话联系后方、起火和准备晚饭等杂事做完,已经是夜晚11点,但天色还没有全黑。
  27日早晨我们步行上山。眼前高约100米的砾石台地是现代冰川退缩后留下的堆积物。从这里向南一直到雪峰冰川脚下,距离约在20公里左右。沿途我们不时见到因冰川退缩而遗留下的大大小小的落地冰。
  落地冰下的流水经常带出高品质的白玉。每天早晨水流最小时,落地冰消融产生的水洞和裂隙便是找玉的好去处。现在正是拣玉的最佳季节,向导说找玉人最喜欢光顾的地方是最远处阿格居改冰舌前缘落地冰的溶洞,因为那里常有惊人的发现。1979年在冰舌附近曾发现一块由雪融冰水冲刷而暴露出的冰碛白玉漂砾。玉砾主体为乳白色,一侧稍有淡黄色皮浸,大致呈梨形,重159公斤,为优质羊脂白玉。如今宝玉已经运走,冰川砾石犹存,其中仍然有宝玉等待发现。
  为何这里的白玉品质是所有和田玉中最好的?我们认为这与玉石原生矿被冰川覆盖和冰川对玉矿的剥蚀、搬运有关。万古冰川之下的原生矿在高寒高压作用下,玉料之中的杂质被冰川萃取带走;另外,冰川的剥蚀、搬运又是一个漫长、激烈的打磨过程,因而造就了白玉河白玉的优良品质。不过,这一观点目前还仅是推断。
  经过考察我们确定,白玉河白玉主要来源于汗尼拉克河源头的白玉原生矿,矿床应该是海拔5000米左右被冰川覆盖的山体。另外,在阿格居改白玉原生矿以东、东南、南部均有较大储量的青白玉、青玉原生矿存在。在目前白玉河河床面临玉资源枯竭的情况下,阿格居改一带的冰碛型玉矿将是宝贵的后备资源。
  考察过程中不断有队员因高山反应而被留在原地等待。返回营地已经是傍晚8点,考虑到队员的身体状况,我们连夜下撤至汗尼拉克草场最北端海拔3200米处扎营。
  29日,全队返回喀拉喀什镇,当晚12时安全抵达和田市,白玉河子玉原生地考察至此告一段落。
  我们在考察中曾在黑山村发现了齐家文化特点显著的陶罐,这样就提出一个“早期采玉人群组合成分”的学术问题。当然,这已经不是本次考察所能够解决的问题,只能留待以后的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了。
                                 
(责任编辑 李雪梅)
回页顶 ■版权声明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杂志  点击:32308  时间:2002-9-4
颜如玉系列网站·中国珠宝首饰网
推荐文章
传奇一周文章排行更多>>